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通天神井 第六十七章 封禁奇阵

发布时间:2019-09-26 01:41:33

通天神井 第六十七章 封禁奇阵

殿堂中间铺着一张一丈长,六尺来宽的纯白寒玉床,床上水雾缭绕,寒气袭人,搞得整个殿堂内部都充斥着一股寒冷之意。那寒玉更是晶莹无暇,透明光洁,端的是块美玉。

九州十国,怕也只有炎华帝国之类的一些大国才能拥有这般寒玉大床吧?萧云心中猜测。

视线上移,寒玉床的正上方竟然是一块透明的紫水晶,水晶如天窗大小,镶嵌在天花板中间,以供光线得以透射进来。而明媚的阳光透过紫色水晶照射下来,就连光线本身也带了一种高贵的紫

通天神井  第六十七章 封禁奇阵

紫色光线照射在宽广的寒玉大床上,经由翻腾的水雾折射,那光线竟把整个殿堂都照得透亮。而晶莹的寒玉经紫光照耀,再配合皇帝的灿金龙袍,竟把寒玉床上的皇帝烘托得如谪仙下凡一般,高贵无两。

然而双眸紧闭,眉含痛苦的皇帝却与这番高贵之气呈现出了鲜明对比。

一大群身穿炼药师长袍的青年忙进忙出,手里要不就是捧着新鲜出炉的丹药,要不就是攥着某种镇压痛苦的法器。寒玉床边有三个两鬓略微有些斑白的老伯,三人一起闭目,似乎是在为皇帝疗治。

“镇心丸!”

“麻醉丹!”

“洗髓丹!”

“……”

而一道道命令从三个老伯口中发出,一枚枚丹药就被人火速送到他们手里。殿堂内的一百号人,分工明确,有集体炼丹的,有传送命令的,有给老伯打下手的,人人忙碌,无一得闲。

相比之下,站在堂口的萧云两手空空,倒成了异类。

只是众人都没有多余时间来注意他,所以他站在这里快一刻钟了,也不见人上来招呼。

跟在萧云后面的那七八个炼药师远远地躲在廊道背后,不敢上前来,想必是之前在这打扰到了里面正常的工作才被赶出去吧。

看着井然有序的疗治工序,萧云一边感慨炼药师公会到底是个蜚声国内外的大牌势力,这样的秩序倒也不负名声,一边猜想这次皇帝怕是病症发作得更加厉害了。

因为那些忙碌的炼药师眉目之中都带着一丝担忧和苦涩。

突然,一股浩瀚的魂力以寒玉床为中心,呈波浪状荡漾开来,魂力席卷,直接散开到了公会之外。

萧云识海震颤,心中大为惊骇,寒玉床的那三个老伯引发的这魂力激荡竟然如此强悍,恐怕已经是魂江之境。而更让他惊骇莫名的还不在此,而是如此雄浑的三束魂力扭集到一起对皇帝的身体发起冲锋,竟然完全被挡了回来。

之前那无形的魂力波浪正是被反弹回来的汹涌魂力。

释放着自己的微弱魂力,萧云也尝试用自己的魂力去感知寒玉床上皇帝的身体状况。可只在瞬间,他的魂力就被三个老伯觉察到。

“谁!?”三人齐声大喝,这种关键时刻竟然有人敢释放魂力干扰他们的疗治,他们自然恼怒。

喝声一出,所有人静止不动,甚至连呼吸都短暂地停了下来。

顺着三个老伯的目光,一百号人、两百只眼睛全都盯紧背着大铁盒的萧云,那些目光之中有不解,有疑惑,有茫然,有歧视。

唔,萧云一声轻哼,他的魂力直接被那声沉喝震了回来。

“萧云?”三个老伯盯着萧云背后的铁盒,又联系到近来收集到的各种消息,立马就道出了萧云的名字。

他们三个老头的消息来源可远比躲在廊道内的那些不入流的炼药师要宽广的多,自然第一时间就猜准了萧云的身份。

从怀中取出皇榜,萧云没有多言,只是点点头,平静地看着三个老伯,只觉他们身上的气息深邃无比,让人如堕无底洞中,难以自拔。

然而萧云亮出身份,殿堂里立马响起一阵阵惊呼。

“什么?”

“这小孩子真是萧云?”

“据说只有十五岁的萧云和骆虎一同回了长安,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可十五岁的毛头小子能干什么?他连何为炼丹都还搞不清楚吧?”

“还敢揭皇榜,他当自己有两个脑袋吗?”

“……”

惊呼声在整个殿堂回响,谁也不敢相信传闻中的小孩萧云竟敢真拿着皇榜来了帝都,谁也不敢指望十五岁的萧云有能力救治垂危的皇帝。

“你有几成把握?”这时寒玉床边的一个老伯开口,刹那之间整个殿堂安静下来。

怎么又是这个问题?没记错的话,这是第三遍被问了吧?将军府被问,乾宁宫被问,现在到了炼药师公会居然还被问,年龄小就代表没能力吗?萧云实在想不通,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了:“不知病症

通天神井  第六十七章 封禁奇阵

,目前没有把握。”

三个老伯明显面色一暗,淡淡的说了一句:“那你上前来看看。”

在听到萧云回答没有把握之时,三个老伯就已经不抱希望了。本来还以为萧云是受高人指点有备而来,结果没想到他也只是一个人前来。

十五岁能有什么大神通呢?三老心中已经有了论断。

背负铁盒,萧云不顾一百多双诧异的眼光,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走向寒玉床。殿堂里不断传来窃窃私语声,躲在廊道里的那七八个炼药师更是笑了起来。

“看你还装,马上就露马脚了吧。”

“揭皇榜可不是小事,若是医治不好,那可是欺君之罪,罪重可得斩首的。”

堂里堂外一片议论,没有人看好萧云,当然除了他自己。

三老稍微趔了趔身子,给萧云腾了个地方。

萧云也不废话,直接把魂力从识海引了出来,接着引魂力进入皇帝的体内,开始安静地查探起来。

这时隔得近,三个老伯才感受到萧云的魂力居然已到魂流之境,再看萧云时,三人紧皱的眉头才稍微有了一丝缓和,但那仅仅只是对于萧云年龄和实力的惊叹,他们依然没有让萧云接手治疗的打算。

并不知道众人心中想法的萧云,意念引着那缕魂力游荡在皇帝体内的各大经脉和脏器,最后停在了皇帝的丹田之外。

因为在丹田之处,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封禁着皇帝的丹田,隔断了丹田内部与外部的联系。而人之体,除了血肉,就是一口生气维持着生命,那丹田正是源源不断为人体生发生气的重要器官。

这也正是为什么修炼一途最开始便是从丹田开始的真正原因,内力则是生气的实质性转化。所以凡是修者,由于生气的转化,其寿元一般也比普通人要长。

而此时的萧云显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随着他魂力的探测,那股力量慢慢地凝为实形,细看之下,竟是一个极其的阵法。

更加巧合的是,这阵法竟然真是萧云见过的,回忆之中,自己看过的书中有一本叫做《怪异录》的典籍,其中记载着这样一种封禁阵法。

萧云暗笑,没想到还真让自己撞上了,这封禁奇阵可不就是书中所载吗?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的公交路线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看病贵不贵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效果如何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治疗效果如何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