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缺地”仲恺高新区惠南园走出创新驱动新路

发布时间:2019-09-13 19:37:08

如果从其前身惠州数码工业园算起,仲恺高新区惠南高新科技产业园成立于2002年。14年过去了,如今的惠南园已引进140多家企业落户,初步形成了以智能移动通信、平板显示、现代装备制造业为主导的产业体系。

然而,由于规划面积仅为5.8平方公里,已开发的3.5平方公里全部用完了。近年来,许多优质项目和企业想进入园区,却苦于土地不足无法落户。另一方面,在孵企业也面临“破壳”后用地的需求。

不仅是惠南产业园,在整个仲恺高新区,缺地已成为制约发展的一大瓶颈。如何破解这个难题?如何提高土地的产出效益?园区选择了怎样的发展道路?带着这些疑问,南方日报记者近日深入惠南产业园试图解开疑团。

◆现状

土地不足被迫放弃多个大项目

从惠南产业园管委会门前的金达路一直往东约1.5公里,行至十字路口再往北100多米,往马路左侧放眼望去,可以看到这里是一大片荒地。地面凹凸不平,野草长至齐人高随风摇摆。

“这块地有10多万平方米。”惠南园区招商引资部负责人彭猛告诉记者。在土地紧张的背景下还有如此规模完整的地块,似乎还有地可用。但彭猛解释称,早在2012年,生产易拉罐的波尔公司准备在这里投资建厂,一年产值可达100多亿元,但它要的地块面积达16.8万平方米。当时,园区考虑到土地紧张,而且易拉罐和惠南园的主导产业并不吻合,再加上可能带来的环保压力,便放弃了这个项目。

如果说一旦落户,波尔项目可直接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那么,某著名国产手机物流基地项目除了可以为园区带来经济效益,还可带来名牌效益。

由于园区的惠州长城开发有限公司给该公司做手机代工,每月有几百万台手机从这里运出,物流量非常大,转运不是很便利。因此,去年7月,该公司想在这里建一个物流基地,需要5万平方米的土地,而且急于快速落成。

彭猛介绍,该项目如果落户,一年可创造几千万元的税收。当然,由于是著名手机企业的项目,落户后还能给园区提高一些知名度。但算来算去,物流基地占地面积还是过大。更关键的是,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园区可供应的土地全都用完了。按征地进度,最快要到2017年中期才有地。最后,此事谈了约两个月也没谈妥,目前仍在待定中。

除此以外,还有一批优质项目或有落户意向,或洽谈到了一半,最终都因为园区土地不足及其他方面的原因而没有落户。

这样的现象不仅在惠南产业园发生,在整个仲恺高新区也经常遇到。“申请入驻仲恺孵化器的企业非常多,但我们空间有限,还是忍痛‘筛’掉了很多企业。”仲恺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周章玉说。

建多层厂房

提高土地利用效率

那么,惠南产业园的土地到底紧张到怎样的地步?“一平方厘米可供应土地都没了。”彭猛介绍。

据了解,惠南产业园规划面积约为5.8平方公里,除去3.5平方公里已开发的成熟区,还有约2.3平方公里可以开发。在这2.3平方公里里面,建设用地为1.05平方公里,有条件建设用地为0.94平方公里,农用地为0.31平方公里。显然,如果除掉农用地,剩下的土地不足2平方公里。

惠州市产业园区发展“十三五”规划(草案)也提到,土地供需矛盾日益突出,成为制约园区发展的一大难题。具体到惠南产业园,企业在不断发展,新项目也在不断申请进驻,怎么办?

惠南产业园科技创新部部长廖紫基介绍,按照目前的计划,园区打算北扩东进,新开发约1.52平方公里土地打造演达创新示范生态区,包括大健康产业、创新试验区、“玩”梦工厂,以及德赛集团首期24万平方米的用地。除了这些区域,另有一些配套设施用地,最后还能剩下一部分厂房面积供园区使用。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片土地有大片是荒地、水塘及部分村民用地,地块边缘被一栋一栋的厂房包围着。工作人员介绍,目前正在推进征地工作,进展比较顺利。即便如此,在惠南产业园,这样的地块还是要省着用。“要建成多层厂房,一般情况下要建到6层左右。”廖紫基说,这不失为一个节约土地,提高利用效率的好办法。

此前,针对仲恺土地紧张,大批优质项目难以落户的情况,周章玉就提出了建多层厂房的建议。同时,还可以进一步盘整土地,通过“三旧”改造盘活一部分土地,这样以多种方式“找地”。

这的确是好招。近年来,惠南产业园回收盘活了普利司通二期未利用的一块地约16.1万平方米。另外,盘活了惠嘉宏业闲置土地和厂房13万平方米,将鑫鑫纳米公司厂房及土地转换给讯达康,将开乘实业厂房置换给柏星龙。

◆谋变

A.建孵化器孵化创新型企业

显而易见,通过扩容征地、回收盘活地块,以及建多层厂房等方式,土地的供给增加了。但从长远来看,土地总有用完的时候,如何使用才能实现价值最大化?惠南产业园应该选择怎样的发展模式?

廖紫基介绍,其实早在2009年,园区有感于土地卖一块少一块的现象,意识到这种模式难以为继。于是,惠南产业园结合自身状况,着手引进培育创新型企业。原因很简单,创新型企业科技含量高、产值高、占地面积和资源消耗相对较小。这对缺地的惠南产业园来说,既是可行之路,一定程度上也是倒逼出来的路子。

科技企业孵化器是培育高新技术企业的平台,因此,首先做的就是打造孵化器,从孵化企业到孵化产业。当然,这种产业是与仲恺区主导产业相一致的“4+2”战略性新兴产业。随后,园区投入1.4亿元,建成了惠南科技创业中心,孵化面积为6万平方米。2014年底,它被认定为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在当时来说,是惠州第二家国家级孵化器。

孵化器除了提供一定的物理场所,更重要的是,须提供企业从项目到产业化过程中所涉及的大量服务,包括工商、税务、知识产权、法律、融资等方面的直接服务或资源对接,帮助企业孵化成长。同时,园区还设置了基本的门槛,引导移动通信、平板显示、现代装备制造业企业入驻,并与时代伯乐、金创宏展联合设立投资基金,为科技型中小微企业寻找融资途径。

得益于这样提前布局,到目前为止,该孵化器累计毕业35家企业,并有116家企业在孵,其中有相当一批为优质的创新型企业。比如,广东斯科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从事照明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新三板挂牌企业,2015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658%,以四位数的涨幅居惠州新三板挂牌企业榜首。

纬世新能源、盛德丰精密、峰华经纬……一大批高科技、高成长性的企业正在这里孵化和成长。

B.从孵化企业到孵化产业

“靠土地等资源驱动发展的模式已经过时了,必须转向以创新驱动为主的发展模式”,在惠南产业园的采访中,多位负责人和企业家谈到这样的观点。因此,除了发展孵化器,园区正在加大力度建设覆盖企业全生命周期的全链条孵化体系,即创客空间—苗圃—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园。

廖紫基介绍,创客空间和苗圃的要求较低,基本上有想法、有创意即可入驻。今年2月,惠南智慧谷创客空间成为科技部第二批备案的众创空间,并将纳入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的管理服务体系。

孵化器、加速器、产业园则以孵化和培育创新型高科技企业为主,使之从小微企业进一步壮大,某一领域的多个企业照这种方式发展下去,最终进入产业园形成产业集群。

以智能装备产业为例,园区已引进10余家企业,有的还进了加速器中加速发展。在此基础上,惠南产业园正在谋划建设一个高端装备产业园,将重点发展高端电子装备、工业机器人、新型显示装备、汽车零部件生产装备、精密及机械铸造装备、高端数控机床、成套自动化装备与智能制造装备及关键基础件等领域,争取打造成惠州首个标杆性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基地。这正是企业从孵化器到加速器,再到产业园的培育过程。

除此以外,园区为促进技术合作与协同创新,于今年1月启动了两个新型研发机构,即惠州市广工大物联网协同创新研究院,以及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惠州市先进制造产业技术研究中心。在这两大新型研发机构,记者发现了不少先进甚至有趣的机器设备。包括齐膝高的机器人,在手机的控制下可以跳舞;自动摆放中国象棋的设备;精确定位并自动灌装的生产联动线。

物联网创新研究院总经理助理张沙清介绍,该院由惠州市政府、广东工业大学共建,将重点建设制造物联网、智能制造、3D打印等创新创业中心,突破一批行业关键技术。先进制造研究中心则涵盖先进制造、工业机器人、机电一体化等技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推动智慧惠州建设和先进制造产业的技术创新。

仲恺区委副书记、惠南产业园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杨小鹏透露,接下来园区将和这两个新型研发机构合作建立机器人创新培训中心、惠州市首家3D打印应用创新中心。

C.99%都是高成长性新兴企业

创新驱动发展的模式对惠南产业园产生了怎样的作用?

在惠南产业园的孵化器中,惠州市峰华经纬科技有限公司的技术人员正在对产品做测试,他们研发的“星点”精确定位系统可提供米、亚米、厘米级的定位服务。而这个去年3月才入孵的公司,在当年12月的第四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广东赛区)暨第三届“珠江天使杯”科技创新创业大赛上,就获得了优胜奖和唯一的最具潜质奖。

“我们掌握了精确定位的核心技术,获奖并不意外。”该公司总经理龚勋说。据介绍,其产品可用于多个领域,包括铁路和消防部门的区域定位、军队演习、车辆定位,乃至普通用户等,市场广阔。而这个公司在入孵惠南产业园孵化器之后,获得了免租的场地、数百万元融资,以及其他增值服务。

距峰华经纬1.5公里之外,惠州市伟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研发人员正埋头做着试验。园区有关负责人介绍,该公司占地约3万平方米,主要从事数字电视系统设备等电子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进出口贸易。公司通过自主创新在行业内保持一定的领先地位,并收购了一家美国公司Sencore。“它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是典型的高成长性、创新型企业,占地也不大”。

而伟乐科技对面那块10多万平方米的空地,没有迎来生产易拉罐、年产值100亿元的波尔公司,却留给了另外3家公司,分别是聚飞光电、智胜新、华信天线。彭猛说,这3家公司都是高新技术企业,而且符合园区的主导产业和发展方向。

比如,聚飞光电为深圳公司在惠南产业园落户的项目,该公司主营产品为小尺寸和中大尺寸背光LED器件、照明LED器件,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电脑、室内外照明等行业。预计项目完全量产后,可实现40亿元销售额。

从技术到管理,创新无处不在。从企业到企业家的变化,可以看到惠南产业园创新驱动之路。统计显示,2015年,园区规上企业GDP达26.5亿元,规上工业总产值达126.9亿元。在目前的产业结构中,先进制造业、移动互联网、平板显示三大块的比重分别为33%、41%、25%,总和为99%。而这三大块都是高技术、高成长性的战略型新兴产业。

■声音

东江学者蔡昭权:

构建四位一体驱动体系促进创新资源自由流动

从缺地到扩容,到构建全链条孵化体系,惠南产业园走出了一条创新驱动发展的道路,拥有了一批高成长性的科技型企业。

对此,东江学者蔡昭权认为,从实际效果来看,惠南产业园这条路子是正确的,粗放发展的路子再也走不下去了。他认为,今后园区要更注重发展战略的规划,增长方式可由注重规模向注重质量转变,资源配置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环境建设由相对注重硬环境向软环境发展。这些已经在实践中有所体现,但还可加强。

如果具体到产业结构上,他认为接下来园区可在现有主导产业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和拓展产业链,对其进行优化和升级。另一方面,要结合土地、产业、功能和价值,统筹实现产城一体化,使产城融合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更大的动力。园区的平台化、智慧和生态环境,应作为园区的发展新标准和新亮点。

实际上,惠州学院和惠南产业园早已开展产学研合作,在人才培养和技术合作等方面有诸多举措。蔡昭权认为,园区现有的两个新型研发机构应面向市场需求,围绕区域性、行业性重大技术需求进行技术攻关,并实行多样化合作模式和多元化投资进行市场化运作。

仅有这些还不够,他认为,园区、企业、研发机构、产业应构建四位一体的驱动体系,促进创新资源的自由流动。园区应通过政策赋予研发机构的技术人才人事自主权,解除创新产品的“锁入效应”,加大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同时,园区还应搭建产学研信息服务平台、设置信息流通传递网络,提高合作创新主体间的交流,推动和加大科技成果转化力度,增强创新驱动活力。而研发机构和企业则应明确专利权归属和利益分配问题,避免政府和市场的“创新驱动失灵”。

小孩老流鼻血怎么回事
嗳气不消化吃四磨汤
宝宝脾虚怎么办
小便黄是肾炎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